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品略圖書館

論票據不當得利的返還與抗辯-百度文庫

雖然不是因為買賣合同而負有使票據債務發生的義務,但是票據債務負擔的目的,畢竟是在清償價款債務,所以,票據兌現時,價款債務也同時消滅。如果依修正客觀說,將票據債權的法律上的原因確定為“關于發生票據債務的債法上的約定”,那么,只有該約定不生效力時,才有票據債權的不當得返還問題,即使價款債權不存在,也不當然構成不當得利。顯然有悖常理。而且,并非所有的以清償為目的的票據授受,都有該債法上的約定。至于主觀說將票據債權的法律上的原因歸結為給付目的,更是邏輯不清,自相矛盾,既然給付的概念本身就包括了給付的目的,(注:依舊說,給付為有意識增益他人之財產,給付的目的則在法律上的原因予以考慮。但是,依新說,給付是指有意識地,基于一定的目的而增益他人財產,具有雙重目的性。本文從新說。)那么,給付的法律上原因又怎么能回到該目的上去尋求呢?

如果當事人是為了擔保的目的而授受票據,如甲為了擔保對乙的借款返還債務,對乙以自己為收款人所簽發的匯票為承兌,或者對乙簽發本票,情況則有所不同。此時,票據債權人并不能在票據到期時無條件行使票據債權,票據債權行使的條件和方法,均須根據獨立于借款合同之外的擔保約定,該約定使得債務人負有發生票據債務的義務,所以,債務人負擔票據債務正是為了履行該約定所生的債務,票據債務的法律上的原因,正是該擔保約定。擔保約定不生效力,給付(票據債務的負擔)欠缺法律上的原因,當事人之間發生不當得利;反之,擔保約定有效,票據債權仍有法律上的原因。但是,如果被擔保的債務不存在,通過擔保約定的解釋,給付(票據債務的負擔)的目的可能不能達到,仍然構成不當得利。總之,在當事人為了擔保的目的而授受票據的情形之下,應當根據修正客觀說,將擔保約定認定為票據債權的原因。

五、票據的不當得利抗辯

在存在不當得利事由的票據授受當事人之間,票據債務人能否以負擔票據債務欠缺法律上的原因,對抗債權人的請求?具體而言,甲為了清償買賣合同所生的價款債務時對乙簽發本票,而事后發現買賣合同不生效力,如果票據到期后,乙向甲提示票據并請求付款時,甲能否提出票據的不當得利抗辯?如果承認票據的不當得利抗辯的適用,那么,構成該抗辯事由的范圍到底有多廣?這些問題的解決都取決于票據無因性在直接當事人之間的功能的確定。 如前所述,根據票據債權或者票據關系的無因性,票據債權的存續,不直接受基礎關系債權影響;票據債務人不得直接以基礎關系債權的抗辯對抗債權人的請求。但是,根據我國的票據理論,基礎關系所生的抗辯,屬于人的抗辯,票據授受的直接當事人之間可以直接援用基礎關系所生的抗辯,以對抗票據債務人的請求。(注:參見梁宇賢:《票據法新論》,瑞興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版,第116-117頁;鄭洋一:《票據法之理論與實務》,三民書局1986年版,第126頁;鄭玉波:《票據法》,三民書局1997年版,第55頁;王小能:《票據法概論》,北京大學出版社1994年版,第99頁;姜建初、章烈華:《票據法》,人民法院出版社1998年版,第139頁等。)我國票據法第十三條第二款也規定,票據債務人可以對不履行約定義務的與自己有直接債權債務關系的持票人,進行抗辯。顯然,我國票據法也采用的是直接對抗說。該說將票據無因性的功能僅僅限于間接當事人之間,而否定票據無因性在直接當事人之間的適用。既然票據債務人可以直接以基礎關系所生的抗辯對抗與自己有直接債權債務關系的持票人,票據直接關系人之間,并無票據無因性的適用,那么,也就當然不需要也不能通過不當得利來行使抗辯。直接對抗說將基礎關系所生的抗辯,都作為基礎關系直接當事人之間行使票據債權的抗辯事由,從而使得票據債權幾乎完全喪失作為獨立財產的價值,成為類似于保證債權的從屬于原因債權的債權,票據無因性的價值所剩無幾。(注:參見陳自強:《無因債權契約論》,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第125頁。)而且,票據法第十三條將基礎關系的同時履行抗辯也作為基礎關系直接當事人之間行使票據債權時可以直接援用的抗辯,顯然不符合同時履行抗辯權行使的要件。因同一雙務合同互負債務的當事人間才有同時履行抗辯權行使的可能性。(注:參見馬俊駒、余延滿:《民法原論》,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578頁。)但是,根據票據無因性,票據債權與原因關系中的價款債權為兩項不同的請求權,發生原因各不相同,即使債務人簽發本票于債權人是為了清償買賣合同所生的價款債務,票據債權與買賣合同所生的標的物所有權移轉和交付的債權是基于不同的合同而生,并不符合上述同時履行抗辯權行使的要件。鑒于上述直接抗辯說的缺陷,我國票據理論與實務不僅應該承認票據無因性在基礎關系間接當事人之間的效力,而且應當重視票據無因性在基礎關系直接當事人之間的功能。即使是基礎關系直接關系人之間,也不能直接援用基礎關系所生的抗辯對抗票據債權的行使。但是,這并不是說,基礎關系直接當事人間就不能產生任何抗辯,而是受益人可以終局的保有該利益。如果基礎關系存在永久抗辯,如買賣合同不生效力或者價款債權已經因為清償而消滅,票據債務人仍然能通過不當得利的抗辯,拒絕付款,甚至可以行使票據的不當得利返還,

第5/6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lnegs.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