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填詞指要(二)

訴衷情

+-+│| --(韻)+││--(韻)

+-+│-│(句)+││(豆)│--│(韻)

-││(句)│--(韻)│--(韻)

│--│(句)+│--(句)+│--(韻)

例一

清晨簾幕卷輕霜,呵手試梅妝。

都緣自有離恨,故畫作、遠山長。

思往事,惜流芳,易成傷。

擬歌先斂,欲笑還顰,最斷人腸!

--歐陽修

例二

當年萬里覓封候,匹馬戍梁洲。

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

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

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洲。

--陸游

(1)此調變體極多,唐五代溫、韋所填均為三十三字,后逐漸演為八句,四十五字,前后片各三平韻。

(2)前片第四句三字之后有逗,亦有改為平起平韻之五言句者(見例二)。換頭首三句為三字對句,句法均為上一下二,第三句也可不對。結處三個四言句,有前兩句對仗者(例一),亦有后兩句對仗者,格式均較靈活。

(3)例一是表現歌女精神上苦悶的一首詞。開頭兩句借用宋武帝女壽陽公主人日臥于含章殿下,梅花落于公主額上,宮女爭相仿效,名梅花妝的故事,來形容歌女的妝粉。三、四兩句直言歌女有意畫出長長的眉毛,完全是因為心里懷著離愁別恨的緣故(古人常借遠山表示別情,又用遠山來形容女子眉毛)。后片承接上文,句句不離歌女的苦悶。想到流光飛逝,紅顏易老,怎不感傷!所以歌未引吭而神色已變,將欲笑而先皺眉頭,此情此景,令人心酸。"擬歌"兩句,含而不露,寫得切合歌女的身份。

例二是陸游的一首豪放詞。作者早年從軍南鄭(陜西南部),很想干一番恢復中原的大業。可是因為南宋朝廷是主和派掌權,他這個雄心壯志始終未能實現,而抱憾終生。作者晚年回憶此事,異常悲憤,寫了許多充滿豪氣的詩詞,迷是其中之一。開頭兩句寫當年氣吞山河的英雄氣概。可是好景不長,很快象夢一般消失了;貂裘上積滿了灰塵,顏色也變了。后片著重抒情,"胡未滅"三句,慨嘆自己兩鬢已斑,卻一事無成。結處故意用設問形式:我本來一心想去邊塞殺敵立功,又誰料到老死在家鄉呢?(天山、滄州都是借用的)這一對比,語氣和感情都非常強烈,是作者至老不衰的愛國熱情的自然吐露,同光在文字上下功夫的詞句大不一樣。

好事近

+││--(句)+││--│(韻)

+│+--│(句)│+--│(韻)

+-+││--(句)++│-│(韻)

+-+--│(句)│+-+│(韻)

例一

富貴本無心,何事故鄉輕別?

空使猿驚鶴怨,誤薜蘿秋月。

囊錐剛要出頭來,不道甚時節。

欲駕巾車歸去,有豺狼當轍。

--宋 胡 銓

例二

月未到誠齋,先到萬花川谷。

不是誠齋無月,隔一庭修竹。

如今才是十三夜,月色已如玉。

未是秋光奇絕,看十五十六。

--宋 楊萬里

(1)本調四十五字,八句,前后片各兩仄韻。

(2)第四句五字,上一下四。后片次句為五言拗句,第三字必須用仄。

(3)例一據傳為南宋樞密院編修官胡銓的作品。前片說隱居很好,何必出來做宮呢?"猿驚鶴怨",語出孔稚圭《北山移文》:"蕙帳空兮夜鶴怨,山人去兮曉猿驚。"意即山中猿鶴都抱怨他去做官。"薜蘿"出自《楚辭·山鬼》:"若有人兮山之阿,披薜荔兮帶女蘿。"后借指隱士的住所。換頭囊錐一詞,出自《史記·平原君列傳》中毛遂的故事。這里是說自己本可象毛遂一樣,使錐子從囊中脫穎(錐的尖端)而出,為國出力,卻沒想到根本不是時候。結處提出,有權奸當道,還是回去吧。這是畫龍點晴之筆。詞如其人,作者對聲勢(左火右亙)赫的當朝太師、賣國賊秦檜膽敢以豺狼斥之,無怪其遭致讒害,貶謫瓊崖了。通篇義正詞嚴,正氣凜然,用典雖多,卻頗貼切,也是一種比頭手法,在填詞與為人兩方面均堪作范式。

例二又是一番風光。作者擅長用詩寫小品,詞也有這種特色。《昭君怨》寫荷雨,這首寫月色,但不平鋪直敘,而是一放一收,層層深入地寫,最后還是意在言外,啟發讀者自己去想象:現在還不是秋夜月色最美的時候,要看最美的月色,等十五、十六夜里吧!這各寫法顯得新鮮,活潑,具有鮮明的個性。我們學填詞也要持學前人又不拘泥于前人的態度。后片首句第七字向用平聲,楊詞用仄,不可從。又此詞末句"看十五十六","五"是上聲字用作平聲字,這在宋人詞里是常有的。

謁金門

-+│(韻)+││--│(韻)

+│+--││(韻)+--││(韻)

+│+-+│(韻)+│+--│(韻)

+│+--││(韻)│--││(韻)

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

閑引鴛鴦香徑里,手(左扌右妥)紅杏蕊。

斗鴨闌干獨倚,碧玉搔頭斜墜。

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喜鵲。

--南唐 馮延巳

例二

花似匝,雨點翠娥愁壓。

人又不來春且恰,誰留春一霎。

消盡水沈金鴨,寫盡杏箋紅蠟。

可奈薄情如此黠,寄書渾不答。

--宋 李從周

(1)本調四十五字,八句,前后片各四仄韻。

(2)例一馮詞寫一貴族女子整天盼著遠人歸來的那種百無聊賴的情態,內容一般,無足稱道。唯首起兩句恰似清水芙蓉,不事雕琢,自然天成。仿佛在沉悶的空氣中突然吹來一陣涼風,渾身感到舒暢。據馬令《南唐書》記載,南唐中主李(左王右景)曾笑問馮延巳:"'吹縐一池春水',干卿何事?"馮回答道:"未如陛下'小樓吹徹玉笙寒'!"這樣,"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便傳開了。按此調詞家每喜用入聲韻,首二句不但有韻,且長短相接,讀之鏗鏘有力。如"空想憶,無計得傳消息。"(韋莊)"愁脈脈,目斷江南江北。"(南宋陳克)"山銜日,淚灑西風獨立。"(南宋曾揆)"水天碧,染就一江秋色。"(南宋周密)節奏感均較強,同格律配制不無關系,填此詞者宜加注意。

例二是一首抱怨對方薄情的詞,基本上押的是險韻,卻押得非常自然,這在押韻方面值得參考。

憶秦娥

-+│(韻)+-+│--│(韻)

--│(疊)+-+│(句)│--│(韻)

+-+│--│(韻)+-+│--│(韻)

--│(疊)+-+│(句)│--│(韻)

例一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

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樂游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

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李 白

例二

燒燈節,朝京道上風和雪。

風和雪,江山如舊,朝京人絕。

百年短短興亡別,與君猶對當時月。

當時月,照人燭淚,照人梅發。

--宋 劉辰翁

(1)本調又名《秦樓月》。四十六字,十句,前后片各三仄韻,一疊韻,各用入聲韻。也有變格葉平韻者,韻味頓失,不可從。

(2)例一想傳也是李白所作,其主要內容是寫一個女子對愛人的懷念。前征說秦娥被嗚咽的簫聲喚醒,只見秦樓外面一片月光,不勝凄涼寂寞。在月光的映照下,看到那一年一度的青青柳色,不禁想起了和愛人在灞陵(在長安東,唐朝人多在這里折柳贈別)分別時的情景。用景色來襯托人物的思想感情,非常成功。換頭兩句,時間上由夜里移至白天,一指長安重陽節(清秋節即九月九日重陽節)人們登樂游原(地勢較高,長安名勝區)的勢鬧場面,一寫主人公遠望咸陽古道(在長安西北,是去西北經商或從軍的必經之地),親人杳無音信。這是用對比手法進而突出女子的寂寞心睛。由"音塵絕"過渡到結尾兩句:"西風殘照,漢家陵闕。"在蕭瑟的西風里,夕陽的余輝下照著漢家帝王的陵墓,在和親人音訊斷絕時,再看到這些,說明在寂寞的心情中又增加了悲涼的氣氛,同時,這兩句還向讀者展示了一幅吊古傷時的場景,漢代盛世已成過去,留下的不過是"西風殘照"中的漢家陵闕,供后人憑吊而已。這樣,詞的主題實際上已突破了原先的離情別緒了。王國維認為太白這兩句詞"純以氣象勝"(《人間詞話》)。在悲涼之中顯示出雄渾,筆法的老練,境界的開闊,的確是不尋常的。

例二寫于南宋滅亡之際,作者系愛國詞人,棖觸尤多。詞中用對比方法來寫亡國之恨,如"江出如舊,朝京人絕","當時月,照人燭淚(把淚水比作蠟燭流下的燭膏),照人梅發(花白頭發)",創痛極深。

清平樂

+-+│(仄韻)+│--│(葉仄)

+│+--││(葉仄)+│+│(葉仄)

+-+│--(換平韻)+-+│--(葉平)

+│+-+│(句)+-+│--(葉平)

例一

春歸何處?寂寞行無路。

若有人知春去處,喚取歸來同住。

春無(左足右從)跡誰知?除非問取黃鸝。

百囀無人能解,因風飛過薔薇。

--黃庭堅

例二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吳音相媚好,白發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

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

--辛棄疾(村居)

(1)本調又名《憶蘿月》、《醉東風》。四十六字,八句,前片四仄韻,后片三平韻。

(2)例一是一首惋惜春天歸去的詞。但寫得相當含蓄。前片首句用擬人化的筆法設問:"春歸何處?"接著似答非答:"寂寞行無路。"三、四兩句翻進一層,說倘有誰知"春去處",就請把她叫來同住。后片承前,仍以問句開頭,說春天一去無蹤,究竟有誰知道她的去處呢?只有問那鳴于春夏之間的黃鶯了。但是,黃鶯叫得再清脆婉囀也無人領會,只好迎著風飛過凋謝的薔薇花去了。作品通過黃鸝和薔微的形象暗指春天的去處,表示詞人惋惜的心情,給讀音以想象的余地,寫法頗有清新之處。更重要的是,作者為蘇門四學士之一,他在政治上與蘇軾共進退,迭遭貶謫,不得重用,此詞后片第三句的語氣特重,很可能是為自己的坎坷生涯鳴不平的,但又不露痕跡,這是作者的高明處。

例二描寫農村景象的一個側面,非常自然,生動。前片從低小的"茅檐"、"青青溪上草"寫起。三四句由物轉到人,說田間翁媼用吳音交談的柔美。后片由翁媼轉而寫三個孩子的三種動作:大兒在溪東"鋤豆",中兒"正織雞籠"。最是小兒有意思,橫躺在溪邊剝蓮蓬呢。無賴本屬貶義詞,這里用作形容小兒,前加"最喜"兩字,便知是作者打趣,可當作頑皮,好玩講,這種詞語色彩的改變也是修辭的一種手法。

阮郎歸

+--││--(韻)--+│-(韻)

+--││--(韻)+-+│-(韻)

-││(句)│--(韻)+-+│-(韻)

+-+││--(韻)+-+│-(韻)

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

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長蝴蝶飛。

花露重,草煙低,人家簾幕垂。

秋千慵困解羅衣,畫堂雙燕棲。

--歐陽修

(1)本調名用劉晨、阮肇故事(詳見《如夢令》)。四十七字,九句,前后片各四平韻。

(2)例詞為游春之詞。前片寫時屆寒食清明,正是南園踏青(郊游)之時,在日暖風和之中,一片人喧馬嘶之聲。青梅長得才象豆子那么大小,細長的柳葉仿佛美人畫的眉毛似的。后片寫花朵上淋著很多露水,淺草上罩著薄薄的霧氣,大家正掛著簾子和帷幕。(那個女子)蕩過秋千后正困倦地解開羅衫,成雙的燕子棲息在畫堂里。后片在寫法上似嫌平直,不如前片生趣盎然。

桃花源憶故人

+-+│--│(韻)││+--│(韻)

+│+--│(韻)+│--│(韻)

+-+│--│(韻)+│+--│(韻)

+│+--│(韻)+│--│(韻)

例一

玉樓深鎖多情種,清夜悠悠誰共!

羞見枕衾鴛風,悶則和衣擁。

無端畫角嚴城動,驚破一番新夢。

窗外月華霜重,聽徹梅花弄。

--秦 觀(冬夜)

(1)一名《虞美人影》,四十八字,八句,前后片各四仄韻。

(2)例詞寫一女子冬天夜里在閨房里想念愛人的心情。前片先寫玉樓上居住著一位多情的少女,在那冷冷清清的夜里和誰作伴?一眼看到那枕衾上繡著的一對對鴛鴦、鳳凰,真是自愧不如,一腔愁悶,無法排遣,只能和著衣服,擁起被子睡覺。后片寫那吹個不停的畫角聲,震動著全城,把自己從好夢中驚醒了。只見窗外月明如晝,繁霜滿地,遠處送來《梅花三弄》的樂曲聲,叫你聽個不完。

這首詞用的是白描手法,它不靠綺麗(左禾右農)艷的詞藻,而是靠細膩的心理描寫來表現思婦的愁悶,后片以景寓情,饒有余味。

眼兒媚

-│--│--(韻)+││--(韻)

+-+│(句)+-+│(句)+│--(韻)

+-+│--│(句)+││--(韻)

+-+│(句)+-+│(句)+│--(韻)

楊柳絲絲弄輕柔,煙縷織成愁。

海棠未雨,梨花先雷,一半春休。

而今往事難重省,歸夢繞秦樓。

相思只在,丁香枝上,頭蔻梢頭。

--宋 王 (上雨下方)

(1)又名《秋波媚》。四十八字,十句,前片三平韻,后片兩平韻。

(2)第三、四句為四字對句。

(3)例詞系寄托相思之詞。前片用絲絲楊柳,未經雨的海棠和開得象白雪一般的梨花來表現仲春的景色,隱寓感慨,嘆春天只剩下一半,由此而勾起回憶。后片寫當年秦樓之歡雖已過去,卻放不下來。自己的相思都集中在那位少女身上。9丁香,豆蔻,均植物名,前者喻愛情,后者喻處女。杜牧《贈別》詩:"娉娉裊裊十三余,豆蔻梢頭二月初。")這首小詩,寫得明快,干凈利落,景中寓情,麗人思索。

酒泉子

-│--(句)+│+--││(句)

+-+││--(平韻)+││--(葉平)

+-+│--│(仄韻)+│+--││(葉仄)

+-+││--(換平韻)+││--(葉平)

長憶觀潮,滿郭人爭江上望。

來疑滄海盡成空,萬面鼓聲中。

弄潮兒向濤頭立,手把紅旗旗不濕。

別來幾向夢中看,夢覺尚心寒。

--宋 潘 閬(憶余杭)

(1)又名《憶余杭》。唐教坊曲名,后用為詞牌。以平韻為主,間入仄韻。八句,四十九字,前片兩平韻,后片兩仄韻,兩平韻。

(2)例詞憶寫錢塘江潮水的洶涌氣勢。當潮水來時,簡直懷疑大海里的水都空了。那潮水的轟隆聲猶如萬面鼓響。后片寫弄潮兒的精湛技藝,他們能在潮頭上立泳而使手中的紅旗不濕。作者在這首小詞里能抓住觀潮的最精彩場面加以描寫,所以雖然篇幅短小,卻能給人以生動、完整的印象。

柳梢青

+∣--(韻)+-+∣(句)+∣--(韻)

+∣--(句)+-+∣(句)+∣--(韻)

+-+∣--(韻)++∣(豆)--∣-(韻)

+∣--(句)+-+∣(句)∣∣--(韻)

白玉枝頭,忽看蓓蕾,金栗珠垂。

半顆安榴,一枝(左禾右農)杏,五色薔薇。

何須羯鼓聲催,銀(左钅右工)里、春工四時。

卻笑燈蛾,學他蝴蝶,照影頻飛。

--宋 張 林(燈花)

(1)本調十句,四十九字,前后片各三平韻。

(2)第四、五句為四字對句。后片三、四句亦有用對者。

(3)例詞以燈花為題,前片用各種花來作比喻:白玉枝頭,先把燈花草比作白玉做成的樹枝,言在枝上忽然看到花骨朵兒(蓓蕾)。那燈花結的蕊,象一束下垂的桂花(金粟),又仿佛半顆石榴子(安榴即安石榴,以產于西域安石國而得名);再看,燈蕊越結越大,成了一枝(左禾右農)艷的杏花,或者帶有各種色彩的薔薇。后片好發奇想,反問何必靠人力用擊鼓(據《羯鼓錄》,其狀"如漆桶,下以小牙床承之,擊用兩杖",其聲促急。南北朝時經西域傳入內地,盛于唐玄宗時)聲來催花開放,在這油盞(銀(左钅右工))里燈芯草由結蕊到開花,由開而謝,就有四時交替吆。只笑那飛蛾,學著蝴蝶,在燈花周圍撲個不停呢。作者在這首詞里用很小的題材,能寫出那么多的內容,不能不佩服他構思的新穎和想象力的豐富。

西江月

+∣+-+∣(句)+-+∣--(平韻)

+-+∣∣--(葉平)+∣+-+∣(葉仄)

+∣+-+∣(句)+-+∣--(平韻)

+-+∣∣--(葉平)+∣+-+∣(葉仄)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

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

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辛棄疾(夜行黃沙道中)

(1)本調五十字,八句,前后片各兩平韻,結句各葉一仄韻,例須同部,見本書附錄詞韻。

(2)起二句為六字對,亦有不對偶者,以對偶為佳。第四句六字,換用詞部仄葉。后片字句句法,均同前片。

(3)例詞為辛詞名作之一。這是一首以農村為題材的詞,時令在炎夏的夜里。那時作者退隱在江西上饒帶湖,風景幽美的黃沙道就在附近。因為是一首小詞,所以選用了一晴一雨兩個小場景。前片寫晴,開頭兩句是對仗,上句寫樹上的烏鵲因月光明亮而驚飛不定,從這一枝跳到另一枝。有一種意見把"別"解作動詞,說"別枝"是離開枝頭之意,這種說法似欠通順,且與下句的"半夜"不成對,不可取。下句說蟬在清風吹拂的半夜還在鳴叫(說明天氣炎熱)。不過,天氣雖熱,卻是風調雨順,"稻花香里說豐年"表明,稻子正揚花,一片芳香,豐收在望,詞人內心異常高興,而要稱贊一番。但是,詞人在這句后面緊跟一句"聽取蛙聲一片",借一片蛙鼓之聲來歌唱豐年,進一步表達了人們心頭的喜悅。這種寫法,即所謂側面烘托,比直來直去的效果自然要好得多。后片寫雨。夏夜的雨不同于"隨風潛入夜"的綿綿春雨,而是變化倏忽,來去無定的陣雨。剛才不是明月在天,樹梢鳴蟬嗎?一會兒,天空被烏云遮蔽,天邊只剩下七八個星星了,大有山雨欲來之意。果然,在山前,已經淅淅瀝瀝地飄下了"兩三點雨"。這時,詞人當然不能再象原來那樣從從容容,而要趕快找個地方避雨了。他自然想起了過去附近土地廟樹林旁邊有爿茅店,于是他急急忙忙地跑過小溪的橋,再拐個彎,抬頭一看,那爿茅店忽然在"社林邊"出現了。

這首詞總共不過五十個字,但內涵卻很豐富,前片表現那種豐收的喜悅,后片寫茅店的突現眼前,無不生動靈活,躍然紙上,真可說達到了聲情并茂的境地。寫作上的這些特點,需要仔細玩味,深入體會。

南歌子

∣∣--∣(句)--∣∣-(韻)

+-+∣∣--(韻)+∣+-+∣∣--(韻)

∣∣--∣(句)--∣∣-(韻)

+-+∣∣--(韻)+∣+∣∣--(韻)

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走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

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等閑妨了繡功夫。笑問:"雙鴛鴦字怎生書?"

--歐陽修

(1)本調又名《南柯子》,五十二字,八句,前后片各三平韻。

(2)起為五言對句,末句為九字句,萬樹《詞律》稱句法可上六下三,亦可上四下五。

(3)例詞刻畫一個女郎的外型美和內心美。開頭兩句一寫用泥金帶子束起來的鳳髻,一寫頭發上插著龍紋玉掌形的梳子,這是寫女郎的頭飾,由頭飾之美而想見其容貌之美。因為是一闋小詞,不容許用鋪敘手法,所以三四兩句即轉而寫女郎的心理活動,愛問自己的眉毛是否畫得時髦。"畫眉"句出自唐朱慶余《近試上張水部》詩,可能暗示這個女郎還是新娘。后片"弄筆"兩句寫女郎提筆欲書的情態,她考慮良久,卻不曉得到底怎么寫,又怕耽誤了繡花功夫,于是便笑著問周圍的人,"雙鴛鴦字怎生書"?刻畫人物相當生動,使用的語言很優美,從外貌到內心都切合一個年青女子的特征,雖說它是艷詞,卻無輕佻之感。末句一作"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

醉花陰

+∣+--∣∣(韻)+∣--∣(韻)

+∣∣--(句)

+∣--(句)+∣--∣(韻)

+-+∣--∣(韻)+∣--∣(韻)

+∣∣--(句)

+∣--(句)+∣--∣(韻)

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噴金獸。

佳節又重陽,

寶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李清照(重九)

(1)本調五十二字,十句,前后片各三仄韻。

(2)后片次句五字,句法為上一下四,第一字應仄。但詞家多作上二下三,在此情況下,第一字可平。

(3)此詞為李清照代表作之一,"莫道"三句,久為膾炙人口之名句。作者不正面抒寫與其夫別離之愁情,卻借物喻人,移情于物,從藝術構思到語言,予人以奇妙之感。作者塑造的形象雖不適用于今天,但其精湛的藝術技巧卻值得學習。據伊士珍《瑯(左女右皿中一下哀去亠)記》載:李清照曾以此詞寄給她的丈夫趙明誠。明誠贊嘆,自愧不如,又很想超過她,于是謝絕賓客,廢寢忘食達三個晝夜,填詞五十闋,把李詞混在其中,請友人陸德夫品評。"德夫玩之再三,曰:'只三句絕佳。'明誠潔之。答曰:'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正易安作也。"從這里也可看出前人對李作評價之高。

浪淘沙

+∣∣--(韻)+∣--(韻)

+-+∣∣--(韻)

+∣+--∣∣(句)+∣--(韻)

+∣∣--(韻)+∣--(韻)

+-+∣∣--(韻)

+∣+--∣∣(句)+∣--(韻)

例一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李 煜

例二

云氣壓虛闌,青失遙山。

雨絲風絮一番新。

上已清明都過了,只是春寒。

華發已無端,何況花殘?

飛來蝴蝶又成團。

明日朱樓人睡起,莫卷簾看。

--清 蔣春霖

(1)唐時原為七言絕句體,二十八字,至李煜始改雙調,長短句。本調共十句,五十四字,前后片共四平韻。

(2)例一作者李煜作于亡國破家、變皇帝為囚徒之際,故能一洗花間脂粉之氣,而寄以故國之思。"夢里"二句和"流水"二句,皆用白描手法,而意境自遠。可見填詞和吟詩、作文一樣,首先須有真情實感,才能寫出感動人的作品來。

例二作者生于清嘉慶年間,一生不得志,早年致力于詩,中年時悉數燒毀,全力填詞,終于取得成就。這首詞頭三句寫出河失色,風雨頻催,喻家國多難,接下來說雖然過了上已、清明,寒氣還是未消,實指家國之多難。后片進而表示對時局的不滿。春天本來是百花怒放的季節,可是現在花開得不是時候,何況花已經凋謝了!只有蝴蝶還在忙忙碌碌,成團地飛來飛去(可能指一些鉆營者)。結尾兩句明顯地道出了作者冷對世道的心情。通篇比興,層層深入,寫得從容自然,能代表清詞的新成果。據譚獻說:"此詞本事,蓋感兵事之連結,人才之惰窳而作。"(《篋中詞》)嘉慶以后,清廷政治日趨腐敗,以作者的處境而有此托意比興之作,是可信的。

分享: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lnegs.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体彩31选7开奖查询 福利彩票中心改革解读 单机免费真人麻将游戏 国际象棋兵卒之战无敌版 创世比起点赚钱龙的天空 滴滴怎样才能赚钱 山西十一选五下载 微信玩什么免费赚钱 188比分直播nba 排列三走势图带坐标 pokemon duel怎么赚钱 安徽时时彩预测软件 qq麻将作弊器注册码 诈金花博彩 快乐飞艇是哪里开的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