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品略圖書館

百年近代史百宗大事記(八)亞羅號事件

一、亞羅號的來厲

亞羅號是一條劃艇,這是一種用中西合璧方式制成的船。由中國人蘇亞成于一八五四年在中國內地制造的,后來被賣給了一個在香港居住了十年左右的名叫方亞明的中國人。方亞明在一八五五年九月二十七日,將亞羅號在香港殖民政府登記,登記后領了一張執照。有了香港殖民政府的執照,亞羅號就可以懸掛英國旗和受到英國政府的保護。它的全部水手都是中國人,只有船長是愛爾蘭人,名叫唐瑪氏·肯尼迪。肯尼迪曾清楚地表示過,他只是這條船上的掛名船長。

一八五六年十月三日,亞羅號駛進廣州。在這之前的九月二十七日,它雇傭了二位助理領水員,名叫梁明太、梁建富。這兩個人是海匪,在同年九月六日曾經搶掠了兩條中國貨船。被搶的兩條船的主人是個紳士,名叫黃連開。劫案發生時,黃連開正好在船上。雙方從早上七點開始火并,到了下午四點時,黃連開的人漸感不支。在他的四個水手被殺之后,黃跳水逃跑了。

同年十月八日,黃連開到了廣州,發現梁明太就在亞羅號上,他立刻認出了梁明太,因為梁明太的重要標志是沒有兩顆門牙,而在雙方交戰時,梁明太腰纏紅帶,頭纏紅巾,不斷招呼同伴,向黃連開的貨船開火。黃連開立刻向廣州水師報信。水師千總梁國定馬上帶兵登上亞羅號,當時,亞羅號既沒有懸掛任何旗幟,也沒有任何外國人在船上,他們看到的只有中國水手,于是就把這條船作為一條中國船來處理,把水手作為嫌疑人犯帶走。

二、改變歷史的一拳

當時亞羅號的船長肯尼迪——唯一的外國人,正在另外一條名叫大特號(Dart)的船上和幾位朋友一塊吃早餐。他們從遠處看到了整個事件的過程。

其實,亞羅號是一條海匪船。肯尼迪利用亞羅號來接贓,他當然不愿意看到其中任何水手被中國政府拘捕,以防東窗事發。因此,當他在遠處看到中國水師登上亞羅號時,連忙趕回船上,希望通過治外法權以防止他的任何水手被拘捕。

他向千總梁國定強調,亞羅號是一只外國船,他就是亞羅號的船長,同時,把英國國旗,重新升了起來。但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并沒有得到預期的效果。最后,只好懇求梁國定留下來兩位水手看管亞羅號。梁國定同意了他的請求。

沒有辦法之余,肯尼迪只能希望通過外交途徑盡快把水手搶回來。他要搶時間,搶在中國官員的前頭,在水手們還沒有被中國官員審查之前就搶回來。在這種情況下,肯尼迪為了使巴夏禮立即采取行動,而虛構了扯旗的事件。

當亞羅號的其他水手(十二位)被梁國定帶走后,肯尼迪立刻跑到英國領事館向巴夏禮報告。他的報告內容可歸納為兩點:一、中國水師拘捕了他管轄下的一條英國船上的水手;二、中國水師扯下了當時在船的桅桿上飄揚著的英國國旗。巴夏禮半信半疑,不愿意草率地對這么嚴重的事件“聽信一面之詞”。當時就派人去調查。他自己又去翻翻船只的登記簿。雖然巴夏禮對肯尼迪的誠實程度有所懷疑,但亞羅號的執照證明它是受英國保護的。(其實,亞羅號的執照已經過期了。)因此,巴夏禮也覺得有責任去領回那批被拘水手。

當巴夏禮接獲有關亞羅事件的口頭報告,得知亞羅號的十二名水手均被拘禁在附近的一條船上后,立刻登船索人。巴夏禮來到關押被捕水手的船上后,要求梁國定把水手們帶到英國領事館以備審訊,遭到梁國定的拒絕,巴夏禮于是虛聲恐嚇,以武力相威脅,并準備親自動手放人。梁國定當然不允,于是雙方糾纏起來,在紛亂中,巴夏禮挨了一記,懷恨在心;但好漢不吃眼前虧,走為上計。這一拳改變了整個事件的性質。挨了一拳的巴夏禮回到領事館,心中忿忿不平,寫了一份措辭尖銳的申陳,送給兩廣總督葉名琛。申陳一開頭就說:“我趕忙讓閣下注意一下需要立即洗雪的奇恥大辱……以你的才干來說肯定會使你立即承認,這種公開的侮辱一定要得到同樣公開的洗雪方能罷休。”“我要求閣下命令梁國定親自帶領被拘水手,在我面前送回亞羅號船上。”這份申陳以武力威迫作結束。同時,還給他的上司駐粵公使兼香港總督司包令爵士寫了份報告,說他在亞羅號事件發生后,亞羅號的船長來報案,他當時就派“人”去調查。調查的結果,令他相信“英國船亞羅號在海珠炮臺附近升起旗幟停泊的時候”,被中國水師拘捕了差不多全部水手,“還扯下我們的國旗,這對我們來說,真是奇恥大辱”

可以看出,在動武之前,巴夏禮只是要求那些被捕水手被送到“英國領事館”;動武以后,卻要求梁國定在他面前將水手送回亞羅號。動武而帶來的無名恥辱,對巴夏禮有莫大的影響,促使他對扯旗的事,作了些不實的報告。更重要的是,改變了他對整個亞羅事件的態度。正如上面提過的,在十月八日事發的早晨,在第一次聽到肯尼迪的報告時,巴夏禮是半信半疑的,經過一天折騰之后,他給包令寫信時,就變得言之鑿鑿,說英國國旗在亞羅號桅桿上飄揚時,被中國水師扯下來。

其實,除非亞羅號啟航了,升起英國旗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亞羅號的執照已過期失效,本不在英國的保護之下了。

巴夏禮在第二天,即1856年10月9日,錄取了幾個人的證詞,其中有亞羅號的船長肯尼迪和留在亞羅號上的兩名中國水手。在錄取證詞時,巴夏禮上下其手,他在錄取兩名中國水手的證詞時,自由發揮。因為水手們都不會英語,巴夏禮用中文向他們進行詢問,然后把答話翻譯成英文稿子,再在這稿子的基礎上寫成證詞。在這個過程中,巴夏禮可以在翻譯時精心挑選他所需要的字眼,最后把證詞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圖寫出來。做文章當然很花時間,而很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巴夏禮一直等到兩天之后,即十月十一日才把證詞發往香港包令總督。

當時,中英之間正因為換約的事情談不籠,英國一心想尋找借口,對中國動武。亞羅號事件正好為他們提供了絕好的機會。事發后,香港總督包令一心想著如何盡情利用扯旗事件,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至于扯旗事件,是否可靠,根本沒有興趣去調查研究。

由于英方的要求在中方看來,毫無根據,因此遭到兩廣總督葉名琛的拒絕。英方便以此為借口,于10月21日進攻廣州城,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lnegs.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