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十六國之亂——石勒詐降滅王浚

王浚之所以能在幽州一帶保留自己的勢力,與他所仰仗的鮮卑、烏桓等部的強大軍事力量是分不開的。(關于東北鮮卑,及遼東三部的事跡,留待“慕容鮮卑”中再說。)由于王浚不得人心,又寵信棗嵩、朱碩等貪橫之人,各部先后背叛了王浚,加上幽州連年遭受蝗災和旱災,軍隊的士氣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石勒感到這是天賜良機,準備派使者到王浚手下探聽虛實,適逢張賓生病,他前往探病,請教張賓有什么看法。

張賓說道:“王浚名為晉臣,實際上卻是想自立為王,只是怕天下英雄對他不服;他想要得到將軍,就好比項羽想要得到韓信一樣。將軍威振天下,如今僅僅派遣使者,難以讓人看出你的誠意,久而必然生疑。對別人有所圖謀,卻讓別人覺察到你的想法,那可就難以達到目的了。”

石勒點頭道:“右侯的看法正是啊!”于是派使者帶上很多珍寶,并給王浚發去書信,極力吹捧王浚,信中說:

“勒本小胡,出于戎裔,值晉綱弛御,海內饑亂,流離屯厄,竄命冀州,共相帥合,以救性命。今晉祚淪夷,遠播吳會,中原無主,蒼生無系。伏惟明公殿下,州鄉貴望,四海所宗,為帝王者,非公復誰?勒所以捐軀命、興義兵誅暴亂者,正為明公驅除爾。伏愿殿下應天順時,踐登皇阼。勒奉戴明公,如天地父母,明公當察勒微心,慈眄如子也。”

石勒又給王浚的寵臣棗嵩寫信,送去大量的賄賂。

王浚剛剛被鮮卑段部背叛,正在暗自懊惱呢,忽然得到石勒的書信,豈能不喜。起初他還有些懷疑,便問石勒派去的使者王子春:“石公當世英才,據守趙國舊都,可成鼎足之勢,為何卻向我來稱藩,似乎不太可信吧?”

王子春是個很會說話的人,他不假思索地答道:“石將軍英才,實如明公(指王浚)之言。然而明公在中原的威望,聲名播于八方,胡人和漢人都仰慕已久,又豈是我們小小的一個襄國的力量所能比的?石將軍之于明公,就如同月亮對于太陽,江河對于滄海。當年項羽、公孫述也曾稱霸天下,卻最終身死兵敗,這些都是石將軍的前車之鑒。自古胡人只有做名臣的,而無做帝王的,石將軍尊奉明公,正是順應天意啊!”王浚聽了這話,高興得不得了,立刻把王子春和石勒派來的另一個使臣董肇封為列侯,大大地給予賞賜。

第二年,王子春等人帶著王浚的使者來到了石勒的襄國,石勒把他的精兵強將都藏匿起來,給王浚的使者看的都是些老弱殘兵,還滿當回事地向北面叩拜王浚的使者,接受王浚的回信,好像王浚真是自己的主子似的。王浚贈給他的拂塵,石勒裝作不敢拿,小心翼翼地叫人把它掛在自己房間的墻壁上,早晚各拜一次。又對使者說:“我見不到王公,見到他所賜的東西,就像見到他本人一樣。”他讓董肇陪王浚的使者一同再回到幽州,與王浚約定當年三月中旬親自到幽州尊奉他稱帝。

王浚的使者一走,

?石勒馬上像變了個人一樣,詢問王子春有關幽州的事情。當得知幽州城此時面臨內憂外患,人心惶惶,而王浚卻全無戒備地準備當皇帝時,石勒按著桌子笑道:“王彭祖(王浚的字)真可擒也!”而與此同時,回到幽州城的使者報告王浚的卻是:“石勒勢力很弱,他的誠意完全可以相信。”可以說,到了這個時候,王浚的最終命運已經決定了。

當然,石勒想要出兵攻滅王浚,此時仍然怕鮮卑、烏桓以及并州的劉琨襲擊他的身后,正在猶豫不決,張賓又進言:“這三方不敢輕舉妄動,鮮卑、烏桓是背叛了王浚的,此時不會有什么想法,而并州的劉琨和王浚雖然同為晉臣,彼此卻是仇敵。如今只要修一封書信寄給劉琨,向他求和,劉琨必然很高興看到王浚的滅亡而不會出兵來救。用兵貴在神速,不可猶猶豫豫!”石勒哈哈大笑,說:“我所未了的心事,右侯就這么給解決了,我還有什么可以猶豫的呢?”

于是石勒寫信向劉琨請和,請求討伐王浚以贖罪。劉琨本來就特討厭王浚的為人,果然不出兵。此時已經利令智昏的王浚命令部下不得阻擋石勒的到來,他竟發出嚴正聲明:“石公此來,是要擁戴我的,誰再敢說阻擊,統統斬首!”還讓左右準備設宴款待。如此一來,石勒簡直是在王浚軍的歡迎中開到幽州城下。為了防止王浚的伏兵,他預先帶了數千頭牛羊,幽州城門一開,他先讓牛羊進入城內,聲明是給王浚的禮品,實際上這些牛羊將城內的大街小巷堵了個嚴嚴實實,使得王俊的伏兵縱使有也派不上用場了。王浚這才開始坐立不安,害怕起來。石勒的軍隊進入幽州城,到處搶奪,王浚的左右請求抵抗,王浚仍然抱有幻想,不準抵抗,一直等到石勒帶著手下親自來到王浚的堂前,王浚方才如夢初醒,這時候才想起逃命,哪還逃得掉?王浚被捉住后大罵石勒叛逆,石勒不慌不忙地指責王浚準備自稱天子的叛逆行為,列數他在幽州的各條罪狀,使得王浚無話可說,最后被石勒帶回襄國斬首。

石勒在得到幽州之后的表現是十分殘酷的,王浚的萬名精兵被石勒下令全部殺死。十六國時期就是這樣,一個政權的滅亡意味的就可能是慘絕人寰的大屠殺,而另一方面,新生力量也許就從這樣的大屠殺中得以誕生。

對于王浚的大臣,石勒的態度則不同。他在堂中升帳,不少將領都爭著求見,向石勒謝罪,唯獨裴憲和荀綽兩個不來。石勒把他倆招來問他們:“王浚如此暴虐,我討伐他把他滅了,諸將紛紛來謝罪,為什么你們兩個卻不來呢,你們不怕我殺你們嗎?”

裴憲答道:“我們世代在晉朝做官,王浚盡管殘暴,卻還是晉朝的大臣,所以我們跟從他,不敢有二心。你如果不修德義,只是想展示你的威嚴的刑法,那么我們死得其分,又有什么可以逃的?”說完也不拜石勒,轉身走出大帳,石勒趕上去召回兩個人,向他們道歉,以賓客之禮對待。

對于王浚的寵臣朱碩、棗嵩等人,石勒當即命令斬首。查抄大臣們的家產,發現很多人都有上萬家產,唯有裴憲和荀綽兩個家中只有幾百本書,十幾斛鹽米。石勒又驚又喜地說:“我所高興的并不是得到幽州,而是得到這兩個人啊。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lnegs.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直播开奖 汽车保险超市怎么赚钱 海南七星彩a0809投注网 最新麻将招代理平台 最火成本低赚钱快面食 汽修如何赚钱 捕鱼达人4內购破解版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体彩 五分彩骗局 河北11选5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香港麻将三番 博远棋牌游戏下载 梦幻西游25级怎么赚钱攻略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2018 搬运视频还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