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十六國之亂——后趙將亡

石勒統一北方后,天下形勢與三國時期竟是驚人的相似,即:后趙居北,其疆域相當于曹魏;東晉在東南,領土與東吳相仿;西南是李氏的成國,在取得了漢中和寧州(即三國南中地)后,也已經把國土擴大到三國蜀漢的管轄范圍。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周邊小國,主要有并州北部拓跋氏的代國,涼州的張氏政權,以及遼東一帶慕容氏、段氏等內部還搞不太清的鮮卑部族。石勒的后趙國看似是當時最強大的國家,但其內部潛藏的危機卻是最為嚴重的,究其問題所在,還是石勒實行的民族壓迫政策。

石勒以羯人的身份起家,建立后趙國,而羯人在晉朝時是五胡中地位最低的,一旦取得統治地位,對漢人的報復心理也是十分強烈,因此后趙國總體上對漢人實行民族壓迫政策。石勒認為后趙是羯人的國家,以羯人為國人,嚴禁人們使用“胡”、“羯”一類的字,并且在統治階層中任用羯人。羯人可以仗勢橫行,搶掠漢人,即使搶掠了漢族世族也可赦為無罪。

一次,一個喝醉了酒的胡人騎著馬闖進了宮門,石勒大怒,責問宮門執法(也就是看門官):“君主的命令,其威嚴播及天下,何況在宮闕之中呢!剛才騎馬闖入的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放他走?”

執法惶懼忘諱,答道:“剛才是個喝醉了酒的胡人闖了進來,我根本擋不住他,和胡人真是難說話啊。”

石勒聽了笑道:“胡人正是難和他說話啊。”石勒對宮門執法到底還是恕而不罪。

不過,石勒對漢人的文化很感興趣,他的身邊也有大量的漢人,特別是漢人中的低級士族,他的禁令對于這些士族而言倒也沒有非常嚴格地執行。

石勒的參軍樊坦是個漢人,生活十分清貧。石勒升他的官,招他進宮面見,結果卻看到他穿著一身破爛不堪的衣服。

石勒吃驚地問道:“樊參軍何以窮到這地步!”

樊坦生性誠實,于是就十分直率地答道:“剛遇上一伙羯賊,我的家產都給搶得差不多了。”

石勒笑著安慰他說:“羯賊居然如此亂搶東西啊!我來替他們賠償你的損失吧。”

樊坦忽然想起了禁令,嚇得趕緊向石勒叩頭請罪。石勒免他的罪,說道:“我這禁令是對付普通百姓的,不關你們這些老書生的事啊!”終于還是賜給他車馬衣物,以及許多錢財。

石勒對付漢人的兩手政策,總算得到了漢族士人的擁護。隱患盡管存在,北方畢竟進入了戰亂后一個短暫的休養生息的時期,后趙初期的景象一派興盛。

石勒做了幾年皇帝,開始考慮起接班人的問題來。石勒的太子是他的次子石弘。

這個石弘與其父大不相似,好文不好武。石勒很擔心,說:“當今天下并不太平,不能偏文輕武。”于是專門安排當時的名士傳授太子兵法和劍術,然而還是改不了石弘的本性。

石勒常對中書令徐光慨嘆說:“大雅(石弘的字)暗弱,一點兒也不像將門之子。”

徐光安慰他說:“漢高祖馬上取天下,而孝文帝沉靜少言,卻能守成天下。圣人的后代,應該是不好殘殺的,這是天道啊。”石勒聽了才高興起來。

徐光勸石勒說:“皇太子仁孝恭順,而中山王石虎兇殘狡詐,恐怕將來帝位非太子所有。我看不如慢慢削弱石虎的權力,讓太子早點參預朝政。”石勒心里雖然也同意這種看法,卻沒有實際的行動。

右長史程遐是石弘的舅舅,又進諫石勒:“中山王勇武果敢,頗通權謀,滿朝文武沒有能比得上他的。據我觀察,他眼中除陛下之外,對于別人都是視如無物。此人統兵打仗已久,威望內外皆知,而性情卻不仁厚,殘忍好殺。現在他的兒子們也已長大,開始掌握兵權。陛下在時,自然是不會出事,只怕將來他不愿甘于人下,輔佐少主。陛下應早作決斷,以免后患無窮。”

石勒很不耐煩身邊的人這么評價自己的得力干將,只說:“如今天下未平,戰事不已,大雅年幼,應該讓有能力的人來輔佐他。中山王功勛卓著,又是親族,我正要委以重任,何至于像你等說的這么不堪?我看你是不是害怕將來輔佐幼主時,不能獨攬大權啊?你也不用過于擔心,我也會讓你當顧命大臣的。”

程遐見石勒曲解其意,眼淚都急出來了,他又說:“我所說的乃是為社稷著想,而陛下卻認為我是為一己私利,真是冤枉!中山王雖然是當年皇太后養大的,但并非陛下的親骨肉,畢竟不能過分相信。他也是仰仗陛下神威,微盡犬馬之勞,陛下賜他父子榮華富貴就足矣。想當年曹魏任用司馬懿父子,終于亡于其手,當年情景與今日何其相像,如此以往,中山王豈不就是將來最大的受益者么?陛下若不除掉中山王,社稷早晚不再血食了。”石勒面對這段危言,依然不聽。

程遐私底下見到徐光,憂心忡忡地說:“皇上不聽我們的話,太子危險了,怎么辦呢?”

徐光說:“中山王對我們兩個恨之入骨,將來掌了權,不但國家有難,我們自身也難保了。我們一定要想辦法讓皇上把這個石虎給搞掉。”(文士的典型思維,無力用自身的努力改變命運,只能寄希望于當權者的一紙圣令了。)畢竟保命要緊,兩人繼續從石勒那里尋找機會。

有一天,石勒在見徐光的時候面色憂郁,神情不快,徐光乘機便問:“陛下掃平八州之地,為什么還那么不高興呢?”

石勒嘆了口氣,道:“吳、蜀兩地還未平定,司馬政權還沒消滅,我真擔心后人會把我評價為一個沒能統一天下的君主。一想到這些,我就不免感到不爽啊。”

徐光趕忙道:“我還以為陛下是擔心心腹之患,卻不料卻還有心思擔心手足之患。為何這么說呢?陛下請想,曹魏承接漢朝運祚,為天下正統;劉備雖然割據巴蜀,卻不能說漢朝就沒有滅亡;孫吳雖然跨據江東,卻遠比不上魏國的力量。陛下統領兩都,為中原的帝王,那司馬家的后代與劉備無異,成國的李氏與孫權相仿,這些不過是些手足小患,不足掛慮。真正的憂患乃是中山王石虎,其人英武僅次于陛下,勢傾朝野,卻見利忘義,狡詐殘暴,對皇太子又有輕慢之色,根本不是個忠臣的樣子。陛下萬年之后,將有不測,這才是心腹之患,望陛下早做定奪。”

一席話說得頭頭是道,石勒也無言以對,可他還是無意削弱石虎的力量。后來他雖則做了些小的調整,讓太子干政,又讓中常侍嚴震輔助太子決斷大事,使石虎的權力受到了一些限制,卻沒有實質性的改變。

慕容廆去世的同年,石勒也是大病將終,石虎乘機入侍,假傳詔書,群臣親王都不得入內。石勒臨終前大概也隱隱感到石虎的陰謀,然而到了這個時候,已是力不從心,只能給石弘、石虎兄弟留下一番無力的遺言,讓他們以司馬氏為前車之鑒,共保國家的安定,并希望石虎能追思周公、霍光之舉,不要給后人落下什么口實。

石虎點頭答應,石勒就此歸天。石虎當即劫持石弘出殿,先收捕了最看不順眼的程遐和徐光,命其子石邃帶兵進宮防衛。

石弘害怕得要把皇位讓給石虎。石虎答道:“皇帝死了,太子繼位,我豈能亂了禮數!”石弘痛哭著一定要把位子讓給石虎,石虎怒道:“假若你不堪重任,天下人自有結論,怎可先說這些!”

石弘在戰戰兢兢之中登上了帝位,石虎馬上下令將程遐、徐光等人斬首。石弘又授命石虎為丞相、魏王、大單于,以魏郡等十三個郡為魏國,這樣石虎就成了實際上的準皇帝,石弘雖身為皇帝,已無威嚴可言。

石虎大權獨攬,國內反對之人不在少數。

先是皇太后劉氏與石勒的養子石堪密謀起兵,石堪有意出奔到兗州,擁立南陽王石恢為盟主,共舉反對石虎的義旗。然而當他帶著少量人馬來到兗州城下時,才發現城中早有了防備,無法攻克城池,只好向南逃往譙城,半路上被石虎派來的追兵抓住,送往襄國活活烤死。而劉氏也讓人告了密,被石虎殺害。

接著河中王石生、石朗分別從關中和洛陽出兵討伐石虎,石生自稱秦州刺史,降晉叛趙;在關中一帶氐人首領蒲洪則投靠了涼州的張駿。國中一時大亂,石虎讓兒子石邃留守襄國,親自率領步騎兵七萬擊敗石朗,將石朗俘虜后砍去手腳,然后才斬殺。

石虎又派梁王石挺為前鋒,進攻石生,石生的將軍郭權與鮮卑涉璝部(這個鮮卑應該是隴西鮮卑部)合軍抵抗,大敗后趙軍,石挺戰死。不料鮮卑人被石虎暗地里買通,反過來突然襲擊石生,石生不知對手底細,敗走長安以西的雞頭山,石虎進兵攻下長安,石生被手下人所殺,石虎這才鎮壓了叛軍。

此時,關中一帶的氐人、羌人已有十幾萬戶之眾,石虎對西附張駿的蒲洪也不敢小視,派將軍麻秋出兵討伐,蒲洪深知憑借當時的實力,難以抵擋后趙的強大進攻,便率眾降趙,請求石虎遷關中大戶以及氐人、羌人到關東。石虎同意,命蒲洪和羌人首領姚弋仲率領各自部族的百姓東遷,后趙的統治中心一直在關東,這一招看似高明,殊不知卻為數十年后的再度戰亂埋下了深深的伏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lnegs.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极速时时彩开奖统计 贷款app赚不赚钱 博远棋牌后台代理网 安徽11选5中奖规则新 在家赚钱手工活 北京单场20171023预测 彩票平台娱乐彩票 在蔬菜市场卖什么东西赚钱 JJ麻将娱乐 极速快3平台 世界最最赚钱的pc游戏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微信现金麻将青混 不在影院上映的电影怎么赚钱 微信表情包开放平台赚钱 外盘股指期货平台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