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因第三人拒絕將涉案房屋交付給合法產權人,產權人撬門并實際控制無人居住的涉案房屋,未造成嚴重后果,不屬...

高賢文、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區分局公安行政管理:其他(公安)二審行政判決書

【文書來源】 中國裁判文書網

基本信息

審理法院: 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  號: (2018)鄂01行終214號

案件類型: 行政

案  由: 行政其他

裁判日期: 2018-04-08

合 議 庭 :  俞震沈紅程敬華

審理程序: 二審

上 訴 人 : 高賢文

被上訴人: 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區分局

文書性質:判決

新檢索

結果再檢索

高亮本詞

文書正文

當事人信息

上訴人(原審原告)高賢文,男,漢族,1953年12月27日出生,住武漢市江岸區。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區分局,住所地武漢市江岸區興業路166號。

法定代表人鄔利平,系該局局長。

審理經過

上訴人高賢文因訴被上訴人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區分局(以下簡稱江岸公安分局)公安行政管理一案,不服武漢市江岸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鄂0102行初151號行政判決,于2018年2月5日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查明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自2016年3月起原告高賢文與張琪因百步亭花園景蘭苑205棟2單元401號房屋(以下簡稱涉案房屋)的權屬問題不斷發生糾紛,雙方均多次報警。2016年3月31日原告高賢文與張琪因涉案房屋產權糾紛發生口角并引發肢體沖突,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民警出警后將原告高賢文、張琪帶至該派出所進行調查,組織雙方進行了調解。經調查,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于2016年4月1日對原告高賢文、張琪分別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針對二人2016年3月31日因涉案房屋發生肢體沖突導致雙方均受傷的行為分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處以罰款伍佰元。

2016年12月5日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就涉案房屋情況向原告高賢文進行調查詢問并制作詢問筆錄。2017年3月27日張琪向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遞交書面報案材料,稱原告高賢文敲門扭鎖私闖民宅嚴重違法,要求公安機關依法處治。2017年3月28日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對張琪進行詢問并制作了詢問筆錄。

2017年6月5日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通知原告高賢文到該所進行詢問并制作了詢問筆錄。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在針對原告高賢文、張琪上述多次報案事項的調查過程中,調取了原告高賢文與張琪等關于涉案房屋權屬相關糾紛的下列裁判文書: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粵高法民一提字第32號《民事調解書》、(2016)粵民撤2號《民事判決書》、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最高法民終556號《民事判決書》、武漢市江岸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鄂江岸民初字第00028號《民事判決書》、(2017)鄂0102民初3394號《民事判決書》、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鄂武漢中民終字第01097號《民事裁定書》。

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已充分調查并了解原告高賢文與張琪就涉案房屋發生的權屬糾紛由來。2017年9月4日原告高賢文到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報案稱張琪惡意用502膠水堵門鎖,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當日向原告高賢文出具了接受報警回執單。

2017年9月14日張琪撬鎖并控制無人居住的涉案房屋,原告高賢文撥打110報警稱有人搶房子,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民警當即出警并向原告高賢文出具了接受報警回執單,接受報警回執單上報警內容一欄內容為:“2017年9月14日,報警人高賢文()在百步亭景南苑205棟2單元401稱搶房屋。經調查,高賢文與張琪(女)系房屋所有權糾紛,走司法程序解決”。

2017年9月29日被告江岸公安分局向原告高賢文出具《不予受理告知書》,內容為“您提出江岸區百步亭轄區房屋被人撬鎖入住,要求依法處理問題(信件編號:201709172030465218)。經我局百步亭派出所核實,你反應房屋屬于對方名下房產,涉及對房屋權屬使用等糾紛的維權問題,應當依法通過人民法院訴訟途徑解決。”原告高賢文認為被告江岸公安分局針對其2017年9月14日的報警事項未履行法定職責,故訴至原審法院,訴請如前。

庭審過程中,原告高賢文明確其第1項訴訟請求“確認被告江岸公安分局不作為行為違法”,系認為被告江岸公安分局在2017年9月14日出警后未將張琪等人帶到該局接受調查,未將張琪等撬門的人從涉案房屋中清退出去的不作為違法;其第2項訴訟請求“判決被告江岸公安分局履行法定職責”,系要求判決被告江岸公安分局對張琪等人進行調查和處罰,將張琪等人從涉案房屋中清退出去;其第3項訴訟請求“判決被告江岸公安分局不履行法定職責給原告高賢文造成的損失120萬元”,系要求判決確認被告江岸公安分局不履行法定職責給原告高賢文造成的損失數額為120萬元(系涉案房屋的價值),不要求被告江岸公安分局進行賠償。

另查明,原告高賢文系高賢弟之兄,高賢弟與張琪原系夫妻關系,高曉龍系高賢弟與張琪的婚生子,高曉龍出生于2000年4月,系未成年人。涉案房屋系2008年武漢市江岸區大智路113號房拆遷時所給予高賢弟的安置房。2008年11月30日原告高賢文以高賢弟的名義代為支付了涉案房屋的購房款227,027元及相關費用3,150元,二項合計230,177元。2009年12月16日涉案房屋交付使用,原告高賢文收房后予以裝修,并對外出租收益。2015年至2017年4月原告高賢文多次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針對涉案房屋主張享有所有權、使用權等權利,原告高賢文針對涉案房屋權屬提出的所有訴訟請求均被法院生效裁判文書駁回。

一審法院認為

原審法院認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條以及公安部《110接處警工作規則》第二十二條的規定,被告江岸公安分局負責其轄區內的治安管理工作,負責對轄區內發生的110報警事件進行接處警。

本案中,原告高賢文于2017年9月14日通過110報警平臺報警稱有人搶房子后,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民警按照公安部《110接處警工作規則》的相關規定出警,并當場向報警人原告高賢文出具了接受報警回執單,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的接處警程序符合法定程序。

在一般情況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一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七條、第七十八條、第九十五條及《公安機關辦理行政案件程序規定》第四十七條的規定,公安機關出警后如果認為屬于違反治安管理行為,應當進行調查并根據不同情況分別作出處理;如果認為不屬于違反治安管理行為,應當書面告知報案人并說明理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的相關規定,公民破壞社會公共秩序、侵犯他人財產權利達到一定程度的,應當由公安機關追究行為人的相應行政責任。

而本案中原告高賢文2017年9月14日報警事項存在特殊性,并非一次孤立的報警行為。自2016年3月起原告高賢文與張琪因涉案房屋的權屬不斷發生糾紛,雙方均多次報警。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多次接處警,已針對原告高賢文及張琪進行了多次調查詢問,充分調查掌握了原告高賢文與張琪之間就涉案房屋權屬糾紛相關的證據及事實。2017年9月14日原告高賢文再次報警稱有人撬門搶房子,被告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出警后得知撬門的人系張琪,報警事由與前期雙方多次報警涉及的系相同的當事人因涉案房屋發生的同一糾紛,被告江岸公安分局已無再進行調查的必要。已有多份法院生效裁判文書認定涉案房屋的合法所有權人為高曉龍,原告高賢文對涉案房屋不享有所有權或占有權、使用權,其僅對高賢弟及張琪享有債權。在原告高賢文拒絕將涉案房屋交付給合法產權人高曉龍的情況下,高曉龍的法定監護人張琪于2017年9月14日撬門并實際控制了無人居住的涉案房屋,系采取私力救濟的方式使涉案房屋回到由合法所有權人占有使用的狀態。

而合理限度內的私力救濟并不為法律所禁止,張琪上述撬門并控制涉案房屋的行為未造成嚴重后果,未損害他人合法權益,未達到損害社會公共秩序的嚴重程度。

被告江岸公安分局于2017年9月29日向原告高賢文出具《不予受理告知書》,告知其涉案房屋為對方名下房產,原告高賢文應當通過人民法院訴訟途徑解決維權問題,并未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及《公安機關辦理行政案件程序規定》的相關規定,被告江岸公安分局已履行了法定職責。

原告高賢文訴請要求判決被告江岸公安分局履行法定職責,對張琪等人進行調查和處罰,將張琪等人從涉案房屋中清退出去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原告高賢文要求判決確認被告江岸公安分局不履行法定職責給原告高賢文造成的損失120萬元亦無法律依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八條的規定,公安機關接處警后經調查認為不屬于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應當向報案人進行告知并說明理由。而本案中,2017年9月14日被告江岸公安分局接原告高賢文的報警并出警后,沒有對張琪撬門的行為不屬于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情況及理由向原告高賢文進行書面告知,被告江岸公安分局2017年9月29日向原告高賢文出具的《不予受理告知書》中亦未針對該問題進行說明。但由于張琪撬門控制涉案房屋的行為尚未達到損害社會公共秩序需要被追究行政責任的程度,被告江岸公安分局即使對張琪上述行為進行認定和處理,最終的結果仍然系認定張琪的行為不屬于違反治安管理行為。

故原審法院認為被告江岸公安分局在2017年9月14日出警后未針對張琪撬門行為進行說明告知屬于程序瑕疵,不影響本案的實體處理。被告江岸公安分局在今后處理類似事件的過程中應當按照《110接處警工作規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等規定的程序,嚴格規范的履行法定職責。綜上,原告高賢文的訴訟請求無事實和理由,原審法院依法不予支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原告高賢文的全部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郵寄送達費人民幣20元,合計人民幣70元由原告高賢文負擔。

上訴人訴稱

上訴人高賢文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原審遺漏庭審質證內容,認定事實錯誤,不能因為張琪持有駁回高賢文的訴訟請求的判決書,被上訴人就不履行法定職責;公平正義應融于具體的案件中。綜合本案的爭議是:1.沒有履行付款義務卻搶占房產行為是否應當受被上訴人的保障。2.被上訴人不履行法定職責理由是否正當。

綜上,請求撤銷武漢市江岸區人民法院(2017)鄂0102行初151號行政判決,依法改判。

被上訴人辯稱

被上訴人江岸公安分局二審未提交書面答辯意見。

本院查明

各方當事人向原審法院提交的證據、依據均已隨案移送本院,本院對證據的認證和采信理由與原審相同,對原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條以及公安部《110接處警工作規則》第二十二條的規定,被上訴人江岸公安分局負責其轄區內的治安管理工作,負責對轄區內發生的110報警事件進行接處警。

上訴人高賢文因與張琪就涉案房屋的權屬不斷發生糾紛,雙方均多次報警,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通過多次調查詢問,了解到涉案房屋的合法所有權人已經多份法院生效裁判文書認定為高曉龍。上訴人高賢文對涉案房屋不享有所有權或占有權、使用權,其僅對高賢弟及張琪享有債權。

本案系在上訴人高賢文拒絕將涉案房屋交付給合法產權人高曉龍的情況下,高曉龍的法定監護人張琪于2017年9月14日撬門并實際控制了無人居住的涉案房屋,上訴人高賢文于2017年9月14日通過110報警平臺報警稱有人搶房子后,江岸公安分局百步亭派出所民警出警,并當場向報警人高賢文出具了接受報警回執單,被上訴人江岸公安分局的接處警程序符合法定程序。張琪撬門并控制涉案房屋的行為未造成嚴重后果,未損害他人合法權益,未達到損害社會公共秩序的嚴重程度,被上訴人江岸公安分局認為不屬于違反治安管理行為,向上訴人高賢文出具《不予受理告知書》,符合法律規定,雖未針對張琪撬門行為進行說明告知屬于程序瑕疵,但不影響本案的實體處理。

綜上,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上訴人的上訴請求及理由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二審裁判結果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高賢文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程敬華

審判員俞震

審判員沈紅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八年四月八日

書記員

書記員朱晟偉。

360pskdocImg_0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lnegs.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新时时彩软件 看新闻赚钱挖宝 福彩3d和值走势图综合版 稳赚三期极限平特肖公式 夏天开车卖西瓜赚钱吗 淘宝卖家如何赚钱的 怎么炒莱特币赚钱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手游稳定赚钱的游戏 看应用宝能赚钱的软件 组选奖号280出现的前后关系 快乐12开奖走势手机版 体育比分网 网上手机赚钱是什么套路 博远棋牌官网 不投入的网络赚钱项目